menu
search

學邑工程技術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學聯不動產資訊顧問有限公司 傅學中建築師事務所 學旅室內裝修設計有限公司

從蘇格蘭高地旅遊看花東縱谷旅遊發展經驗

#蘇格蘭高地#花東縱谷#深度旅遊

發表日期│ 2018.11.06

蘇格蘭高地每平方公里9人的人口密度 卻因泥煤與優美的自然地貌舉世聞名

蘇格蘭擁有將近530萬的人口數,但因經濟貿易集中,讓70%的人口集中於南側的格拉斯哥及愛丁堡,換而言之,北側蘇格蘭高地僅擁有30%人口(密度約9人/每平方公里),高地因多為泥煤或平坦區域僅集中於部分區域,且氣候多雨較為嚴寒,氣候及地質條件不適於農耕,加上歷史因素的人口外移,使都市化條件難以形成。但蘇格蘭北側高地經濟反利用其天然資源優勢,發展以富含泥煤風味的威士忌,及因板塊運動造就的高山地形,及冰河遺跡形成的峽灣地貌旅遊,全蘇格蘭也因其多樣性文化及地景締造每年破千萬的旅遊人次,並創造千億台幣的觀光價值。

資料來源:VisitScotlang協會網頁,根據Great British Survey及Domestic Visit Survey編制

註:此統計為全蘇格蘭旅遊統計,然蘇格蘭過夜行程多數皆會規劃前往高地,此統計值仍有一定參考性

 

蘇格蘭的人口聚集型態,相當接近台灣花蓮及台東縣現況,花東縣市約三四十萬人口,主要集居於花蓮市及台東市,遠離市區後的臨山及臨海鄉鎮人口密度僅7-10人/平方公里,然花東因板塊擠壓形成的高山及縱谷地形,及交通不便等因素,往往被視為不利旅遊因素,從2017年統計檢視,遊客因此也有集中於鯉魚潭、鹿野高台及伯朗大道等景點,每年約有百萬遊客量。

但根據國家風景區遊客滿意度調查報告,多數旅客選擇半天至一天的旅遊型態,尚未能發展為
長天期深度旅遊,且消費量平均每位旅客僅規劃支出約1,200元,而深度旅遊及增加交通選擇多元性也被視為旅遊政策的目標。本文也試圖從蘇格蘭高地旅遊經驗,探討花東縱谷旅遊發展的可能性。

 

蘇格蘭高地以公路為主軸 但各景點間鼓勵健行登山等長時間活動發展

前往蘇格蘭高地的方法,通常是搭火車或飛機等方式,前往格拉斯哥、愛丁堡或因凡尼斯等大城市後,再透過公路自駕或參與當地tour方式最為盛行,部分有搭乘火車及當地客運連結部分景區方式,但因受限班次及可前往區域,小型公路運具仍為主軸。

蘇格蘭「北海岸公路」(North Coast 500)網站將能夠提供食宿及主要區域串連提供後,推廣各種利用公路的旅行方式,從雙腳、自行車、露營車到公共運輸等,除了讓大家可以提供自己的旅遊經驗外,遊客可以在網站上安排各種串連方式的旅遊計畫,提升公路旅遊的便利度。

蘇格蘭高地間主要的景點主要間隔約一至兩小時車程,但各景點間設計拍照停留點外,野外健走及登山活動盛行,小巴或是私家車可以選擇在路外停車場停放車輛後,循山徑前往各處景點,讓停留時間可以增加至二至三小時。亦有外來遊客以步行及紮營方式,規劃整體戶外活動。此種親近山區或湖區的遊覽方式,搭配對於地質環境的事前解說,常能強化遊客對於當地天然環境的理解,建構當地旅遊特色。

蘇格蘭高地旅遊以西側火山作用地形及峽灣區域為主

資料來源:VisitScotlang協會網頁

 

優美山徑不需過多指示牌,探險精神讓遊客可自在遊逛

 

多樣化地景遊程,增加旅行豐富度

 

過夜遊程多為3至4日,以民宿為主的旅宿型態

無法透過自駕的遊客,往往會事前或在愛丁堡等大城可以方便的報名小巴旅遊(受限道路寬度及部分地型、較少大型旅館,大巴行駛有其不便性),至當地主要投宿城鎮,也以民宿為主要住宿點,因此各城鎮居民也多發展出將自宅規劃為民宿的情況,但以早餐提供為主,晚餐則以主要的商店街酒吧、餐廳及超市供應。

民宿形態的住宿點,主要藉由英式早餐的提供作為餐飲特色,雖大同小異,但與民宿主人的交流,讓住宿者可以迅速了解在地城鎮的緣起外,各城鎮規模不大,結束一天的行程後,簡單的選逛及飲食供應,已足夠遊客所需。

 

搭配在地威士忌及酒莊行程,強化人文地產特色

蘇格蘭高地雖難有豐富農產產出,但是威士忌的泥煤風味享譽全球,讓諸多遊客為了一窺產地奧秘而前往,威士忌酒莊的遊客人數也日漸增加,威士忌行程中搭配多國語言解說方案(透過導遊或是事前錄制之解說機),以產地地質與水的特質,造就的風味性差異說明、整體威士忌產出過程的導覽及藏酒環境介紹,以及試飲行程,讓威士忌搜集家也趨之若鶩,即便是飲酒的門外漢,也會因為對於製酒流程的了解,而願意親近與嘗試其中風味。

 

在地歷史與傳說豐厚遊程深度

堆疊出遊程深度,不僅需要在地地景的特色,對於語言、歷史與族群等特色都要能夠透過景點安排來逐漸構築且強化遊客的印象。

蘇格蘭的原住民蓋爾語的保存、與日耳曼人、威京人及羅馬人間的進犯和統治關係,甚至到高地牛為何聞名,到今日與英格蘭之間的獨立問題等,其實都是極其在地化且能引起遊客共鳴的話題,除了透過在地古蹟的遊覽外,導遊或網路所能傳達的訊息,對於遊程的深度化程度至關重要,政府甚至利用蘇格蘭人口外移的歷史,向移民國宣傳蘇格蘭旅遊及尋根之旅,甚至能在觀光點購買到家族名與在地關聯性的書籍。

而高地著名的尼斯湖水怪傳說,除了造就尼斯在地小鎮的觀光發展,同樣搭配了運河歷史的說明,尋求遊客透過觀光產品資助或小額募
資,讓在地歷史建物或文化活動得以營運,甚至當地政府也懸賞捕獲水怪者可以獲得賞金等形式,讓尼斯湖區的遊賞增加趣味性。

 

硬體建設不全然依靠政府直接興建供應外,軟體活動有基金支應補助

遊程所需廁所或簡單停靠休息站,若全由政府興建,未必可覓得適合場所,且需派駐一定清潔或管理人力,蘇格蘭高地部分景點的廁所或休息站,係由旅館或餐廳、在地活動中心等供應,但由政府提供資金補助提供單位。

另為推廣在地人文藝術活動或是協會成立,特別鼓勵愛丁堡及格拉斯哥等大城外的在地協會或藝術家申請外,也提供中央基金作為補助來源,甚至以樂透彩部分販售資金作為財務支應源,做為藝術及社區發展的補助。

深度旅遊需要歷史堆疊出厚度,在天候或交通條件受限情況下,蘇格蘭旅遊業依然透過政府與私部門合作,挖掘各個小鎮獨特的特色與景點,創造出長天期、多樣化的旅遊體驗。花東地區旅遊雖同樣因交通受限,但透過旅遊安排重新發掘以台灣角度不同時間空間下的文化、歷史了解,以及在聚落住宿或飲食面反映不同族群特色,鼓勵住民、遊客親近山擁抱海洋,期待花東旅遊能夠更上一層樓,讓遊客流連忘返、一再回訪。